“中间给我开道缝儿!”

孟鹤堂被周九良这一嗓子吼懵了,签名的笔顺手差点摔对面姑娘脸上。

“台两边排两队,轮着签!”

姑娘们也是懵的,全场鸦雀无声顿了两秒,然后握着票,迅速组成了两条长龙将舞台边缘包围。

场馆内复又喧闹起来,靠周九良那队一个姑娘眼巴巴地把票递过去等着九良。

周九良还是把着立麦不撒手,向身后招呼。

“后台上来个人,帮孟哥递个票。”

“还有你!别动!不准握手!不准抱抱!”

正打算投入孟鹤堂怀抱的妹子被他吓得顿在了原地。

就听见周九良换了一口奶音。

“先生今天腰不舒服,您看要不我给您补一个抱抱吧。”

妹子用气音告诉身后伙伴:

我不行了,快,扶着我去周宝宝怀里...

别哭啊孟小仙儿。


有些难,过去了,你会走的更远。



既然走到了台前,走进了这个染缸,未来会有更多扯不清的流言蜚语。就希望你心肠硬一些,泪窝子浅也冷漠一些。



护好自己,和九良大胆地往前走吧。

二十年,
中国相声界,
只有一个德云社做成这样。
早上起来脑子还是懵的,
耳边还是老郭只挑北展屋顶的《大西厢》。
是飘着去上班的。

一晚上都在想,
哪天要是我社都留不住我,
那大概就能毫无牵挂的离开这座城了。

我憔悴
你替我明媚

张云雷,你大概真有种魔力……

今晚打卡了最后一站三里屯小剧场,一起去的两个小仙女都觉得不虚此行。一个喜欢上了筱字辈儿的长颈鹿,一个被总教习的黄鹤楼折服。自己热爱的东西能被朋友喜欢,安利卖出去的感觉不要太爽!

集齐六个小园子能奖励我一个先生吗?
希望每天都开开心心,爱我所爱。

你们怎么还不去领证?!
九块钱我出啊!!!!!

许多人对于走上电视平台的德云子弟的态度,和对当时刚刚登上喜剧人的郭奇林是一样的。
很有意思的一个同构关系。
大林上喜剧人,说好了晋级就是节目有黑幕,说砸了就是星二代只知道靠老子。
良堂金东(包括之前的岳岳)上节目,说好了晋级就是黑幕,没人笑就说德云社就那样。

所以说看昨天堂堂心态真是好。
“我们是带着德云社光环来的,别看我师父,也别看德云社,就凭我们的节目,给个决定就OK了”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话简单,人踏实。

小先生说的好啊:这就是您的位置。

再看金东。
谢爷实际是来解惑的。
“死板也好,不活跃也罢,还是想找一找自己的风格。”
小剧场辗转十多年,还是觉得自己的风格没有出来,或许上一个更大的舞台,有更高的的视野,...

照花台(《金风玉露》番外)

突发性番外

论说情话,阎老师不带怕的。

------

这是几年之后的事。阎鹤祥陪着郭麒麟从西南回了北京。

这次回归可谓是“惊天动地”,究竟惊动了谁的“天地”,找个机会另外再说。总之,阎鹤祥成了社里唯一一个只说评书,不说相声的演员。郭麒麟毕业后如老郭的愿没有进入曲艺圈。他大学的时候信手写了个剧本被拍成网剧,自此一炮而红,现如今也是业内有名的编剧。老郭拍《祖宗十九代》的时候,他师哥问他:

“你怎么不把剧本儿拿去给大林看看,说不定这回就能把你那烂片之王的美誉给摘咯!”

“去你的吧。老子求儿子是什么道理?”占据国内曲艺大半江山的掌门人话说得有点虚,“再说那孩子越来越忙,我给他添什么乱呐……...

我是置顶

你社团粉,目前宠爱堂辫林三个小可爱,附加三位家属。
文笔稀烂,风格无定,有人看就愿意写。

用这个置顶,看看能在你社这个坑呆多久。

1 / 13

© 夜儿开始留小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