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三队看龄龙,也不知道哪来一煞笔观众。
从头到尾都特么在插嘴,连刨活都算不上就是单纯插嘴。第一个节目到龄龙返场就没停过。被性子急九南怼“你有病了”,居然还在中间上去递纸巾?!!不是开场,也不是返场,特么就递上去了?!是想让全场观众都认识一下谁这么没脑子吗?
最后玲珑二次返场,说起相声界辈分问题,文字辈儿,居然在底下瞎逼逼“张云雷”??!我二爷招你惹你了?!!两个角儿明显不高兴了,小黑总还耐心和她解释。
解释个鬼,没见过听相声的打人是吧!!
大热天被搞得一肚子火,不过这场龄龙的《学哑语》特别可爱,喜欢的一定要去看录像哦~

金风玉露7-8

1-4  5-6

祥辫前任预警。

7

远远看见阎鹤祥骑着哈雷风驰电掣地飙到了酒馆门口。

孟老板在门口冻得直哆嗦,任谁也想不到,这大冷天穿着皮衣在大学路上骑车狂奔的居然是C大中文系最年轻的副教授。

“哎哟,我去!你这副模样我都担心把这小孩交给你了。”

阎鹤祥停好车,摘了帽子,一张白胖的脸在寒风中冒着热气。

“离我宿舍就几步路,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地方打车,一准等到明天早上。”他边说边从手边的纸袋里拿出了一条厚重的黑围巾。

“人呢?”

“在里头呢,这会儿也该醒了。”


阎鹤祥走进酒馆,郭麒麟正盯着小桌上的白蜡烛发呆,小脸上带着薄红,见有人进来了,便含着一眼的烛光望了过来...

谢谢大家对牙痕记的支持,有人想看我就继续写下去。今天先让我更一章金风玉露,祥林女孩再不更新,手都生了。

[良堂]牙痕记

脑洞来自昨晚的《下象棋》,他爸想把堂堂盘到包浆。

黑帮AU,暗黑,OOC,非双洁。不要上升!慎入警告!!!

我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都怪昨天现场看孟仙儿太勾人了。

—————-

周九良第一次间孟鹤堂,是他十七岁生日那晚。

那把跟了他五年的M82A1安静地躺在装三弦的盒子里,染着他自己的血。


今晚的行动,手下一个堂口反水,意图拿他这个周家少爷祭旗。

他刚蹦掉了对家的话事人,背后的阴刀子就上来了。


大臂上的刀口被染血的死结扣住了,有血从他黑色的手套里晕开来,然后坠落在地。

要在明早九点前,让佣人换掉地毯。

周九良晃了晃眼,推开了那扇木质的雕花大门。


低低的呻吟在空旷...

深夜毒鸡汤。
没地方好说话,就放在这里了。

广德楼一队

今天的小栾特别美。演员在路上,没办法你栾中间上场和两大爷来了段“应急版”猜灯谜,穿的是昨天商演那件“小粉”,我的照片拍不出他千分之一的好看,真的太好看了。

最大收获是听到了高老板的《同仁堂》,听相声不久,第一次听数来宝听出了鸡皮疙瘩。总教习功夫摆那儿,多少人拍马也赶不上啊

我觉得我要入高栾的大坑了。晚上飞机飞魔都出差,下午顶着冒火的太阳还是去了趟前门,值了!

再说一次,小栾今天太好看了。我觉得我会变成栾队长的颜粉,他今天上来那个瞬间我就心动了。

半缘君(下)完结

打新春  番外1    


非abo生崽子,雷慎

隔了半个月补全,有点找不到手感了。

4

“说书?你想清楚了?”

郭奇林一脑子问号,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像郭小桃当年那样错过了儿子的童年成长。想起阎小皮一直呆在他和老阎身边,算算可能比离家的闺女郭馨琳时间还长,又觉得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

“我想清楚了。就说书,不干别的。挣一份钱,还不用跟人分。”

阎鹤祥从后面踹了他一脚,“还跟我贫呢这是!”


“行。你说过的话就要负责,咱们家不养没责任心的东西。师父找好了吗?要不直接拜你爸得了……”

阎鹤祥当然不行。彼时早已经接...

来听壮壮评书。
祥林发了大糖!!!
一起去看茶馆,还一起“开车”排练!
壮壮还说昨晚大林从俄罗斯世界杯给他发微信了,欺负他不能去现场看球!
我的CP最甜,没有之一٩(˃̶͈̀௰˂̶͈́)و

半缘君(上)

打新春  番外1

非abo生崽子,雷慎

这是番外2,二胎来了。饼四提及


1

阎小皮还在他爹肚子里,阎鹤祥就想揍他一顿。怀着郭馨琳的时候,虽然前三个月孕吐反应大,过了那个时间,郭奇林就被他迅速地养胖了好几圈。

阎小皮那十个月可真真切切让祥林二人体味了什么叫地狱般地折磨,郭奇林脸上的肉眼见着望下掉,阎鹤祥的肚子也眼见的瘦了下来。进手术室前一天,郭奇林还在跟他开玩笑:

“我努力了十多年让你减肥,还没咱儿子十个月厉害。”

阎鹤祥挂着俩大黑眼圈,捂紧了他打着吊针冰凉的手,心里止不住气。

“这臭小子,看他出来我怎么收拾他。”


孩子头太大又有些胎位不正,这次直接...

1 / 11

© 夜儿开始留小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