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压着他的膝盖,别让他乱动。”

“哎。孟哥你忍着点儿”

手术时插了喉管,这会儿刚拔了,虚弱的孟鹤堂张着嘴发不出声儿,眼睛半睁着,麻醉刚散,眼底里是浑浊的血色。周九良伸手压住他的膝盖,却不敢用大了力气。

“孟哥,孟鹤堂,不准睡。”

“麻醉刚醒是这样的,你们家属多和他说说话,两小时之内不可以睡着。”

圆脸医生利落的给橡胶管消了毒,碘酒把白色的橡胶手套印出了蜡黄。

“插尿管会有点疼。”

周九良紧了紧手,掌下是瘦削突兀的腿骨,他先生这一病,身体比原来更瘦了。

医生一推管子,他疼得全身都颤了起来。手术时喉咙插过喉管,这时候只能听见嘶哑急促地呼吸,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周九良觉得鼻头...

孟娇娇是良堂早婚早育,明确计划的优秀成果。不像玫瑰园的郭大小姐,要说郭馨琳来的时候,玫瑰园一时茶碗乱飞,手忙脚乱。


郭小桃知道后怼着大儿子的脑门儿,气得心口疼。


就不能好好考虑?心疼心疼自己。要不学学人家小孟儿,孩子,家里,早几年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现在和九良专心拼事业!唉,好久没见娇娇了,该上幼儿园了吧……


郭奇林、阎鹤祥拉着手一同抬头望天:任何事儿在爹妈眼里,总也逃不过“别人家孩子”的魔咒。


孟鹤堂和娇姐同时打了个喷嚏,父女俩默契地捂住鼻子,看向窗外。周九良叼着烟在低头看手机。


“没听见吧。”


“没有没有……哎呀!”


“咋的了?”小女儿一声惊呼,孟...

一家三口,九良最丑。


孟鹤堂晒娃的时候肯定没想到,这八个字能顶上热评第一,配图还是周九良那张诡异的看手机表情包。

孟娇娇长得确实好看,差一个月满两岁的女娃,被孟鹤堂抱在怀里,穿着和他同款的白色背带裤和墨绿色的短袖,扎着萌萌哒的丸子头,大眼睛盯着摄像头,一脸迷茫,煞是可爱。而他身后的孟鹤堂,正侧脸望着大海,金色阳光从云间洒落,掠过微曲的额发,双眼微闭,微笑初显,美出了一丝神性。

娇姐出生后,姆们角儿真的越来越仙了!
攒了一堆堂主的黑历史,如今竟然有删库存的冲动……
啊啊啊娇姐求嫁,溺死在娇姐的大眼儿里!
组团偷娇娇!
楼上的,那孟仙儿我就先带走了。

……前面的,你们还真以为三...

“中间给我开道缝儿!”

孟鹤堂被周九良这一嗓子吼懵了,签名的笔顺手差点摔对面姑娘脸上。

“台两边排两队,轮着签!”

姑娘们也是懵的,全场鸦雀无声顿了两秒,然后握着票,迅速组成了两条长龙将舞台边缘包围。

场馆内复又喧闹起来,靠周九良那队一个姑娘眼巴巴地把票递过去等着九良。

周九良还是把着立麦不撒手,向身后招呼。

“后台上来个人,帮孟哥递个票。”

“还有你!别动!不准握手!不准抱抱!”

正打算投入孟鹤堂怀抱的妹子被他吓得顿在了原地。

就听见周九良换了一口奶音。

“先生今天腰不舒服,您看要不我给您补一个抱抱吧。”

妹子用气音告诉身后伙伴:

我不行了,快,扶着我去周宝宝怀里...

别哭啊孟小仙儿。


有些难,过去了,你会走的更远。



既然走到了台前,走进了这个染缸,未来会有更多扯不清的流言蜚语。就希望你心肠硬一些,泪窝子浅也冷漠一些。



护好自己,和九良大胆地往前走吧。

二十年,
中国相声界,
只有一个德云社做成这样。
早上起来脑子还是懵的,
耳边还是老郭只挑北展屋顶的《大西厢》。
是飘着去上班的。

一晚上都在想,
哪天要是我社都留不住我,
那大概就能毫无牵挂的离开这座城了。

我憔悴
你替我明媚

张云雷,你大概真有种魔力……

今晚打卡了最后一站三里屯小剧场,一起去的两个小仙女都觉得不虚此行。一个喜欢上了筱字辈儿的长颈鹿,一个被总教习的黄鹤楼折服。自己热爱的东西能被朋友喜欢,安利卖出去的感觉不要太爽!

集齐六个小园子能奖励我一个先生吗?
希望每天都开开心心,爱我所爱。

你们怎么还不去领证?!
九块钱我出啊!!!!!

1 / 13

© 夜儿开始留小辫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