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伪文临,真围临,不带字母的abo。

坑太多了,一击就跑,北极圈好冷(╥﹏╥)


-------------------

他的味道让人着迷。

清淡,纤巧,带着一种果香的清新。类似甜橙,阳光、清朗,明明不是诱人的甜蜜或者醇香,却教人有些上瘾。随着他几声粗重的喘息,那种味道稍稍浓郁起来。

朱亚文几乎不可见的抽动了一次鼻翼,眼神紧盯着那个一口海蛎子味儿配音的“少女心”。

弯着腰更显他的身线,掐腰的西装一收,啧,真是个宝贝儿。


翟天临学着片中黄渤的姿势一直佝偻着腰,配完这段之后直起腰,累得小口呼气,顺手抹了抹额上的细汗。

配音真不是个容易的活儿,哪个牛皮大王说容易来着,我要回家(╥﹏╥)

眼看着下一段还有几个喘息的瞬间,他稍微松了松衣领,轻转头颅,赶紧调整情绪,迅速把自己融入到张仪的情境中。

空气中的味道悄悄变了,夹着一丝辛辣,凛冽地散开来。

男人的眼神暗了暗,又迅速地变作那个优雅自信,关爱师弟的绅士。

“哎哟,我心都堵这儿了,替他紧张啊。”


录完节目后还有一小段采访,朱亚文趁工作人员收拾现场的功夫,去找了找那个欢脱了一整个节目的师弟。

人就单独在休息室斜靠着沙发休息,双手揣在胸前,睡的不太安稳。

他就像所有绅士一样,拿过自己搭在手臂上的外套,轻身上前,打算给睡梦中的天临披上。

走近了,那股温柔的味道又悄悄侵入了他的感官,因为距离的缩短,味道更加强烈,他甚至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衣服落在他肩头,朱亚文忽然笑开了,这人似乎没有任何心计,侧着一边的脖颈,大剌剌地睡在节目组休息室,对自己的身份丝毫不在意,洒脱,肆意。


“天临?”有人进来了,没有任何敲门或者询问,就那样施施然走进来,取下了墨镜,坐在翟天临的另一侧,单手搂过他的肩膀,顺势取下了盖在他身上的衣服。

“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亚文明显感觉到自己被那位周姓师哥的眼神照顾的一次。这位师哥不愧是行业内公认的戏骨,眼睛能带刀。

朱先生抬头看了两眼天花板,转过头问候道:师哥好。心中却是忍不住的笑意。

“唔?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回趟吉首吗?”

“家里没什么事儿,我就开车过来了。”

“噢,最近真的太……累了!”翟天临伸了个懒腰,习惯性地倒在身边人的肩膀上。

“行,录完这趟我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妈又让我带了一大堆东西,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周师哥此时和平时戏里那个温柔霸道的男人完全不一样,细腻、清澈,围观的顺道将自己隐身的朱先生突然有些心疼那一大票捂脸捧心的女粉丝。


“哎呀,还有采访呢。”翟天临猛地坐直了身,看见身边那一件孤零零的,不熟悉的外套才反应过来,拿起来撑了撑递给朱亚文,“亚文儿,真不好意思,我原本就想靠着眯一会,谢谢你的衣服昂。”

“没关系,咱们师兄弟这点算什么。”朱先生笑眯眯地接过,将绅士风度进行到底。


“走了,节目组都催你了。”周师哥一把将人拽走。

“哎,,哎,你慢点,总让我整理一下,睡得糊里糊涂的。”

“整理什么?”下楼的暗角,男人把他按在墙上嗅了嗅,皱了皱眉,“你身上什么味道啊?”

“什么味儿?某些人的辣椒味儿呗。”翟天临笑得像个小老头,抿起的嘴唇上那颗小痣异常可爱,周一围凑上去轻咬了一口。

“哎?轻点儿,一会儿还有采访呢。”

周先生听话地放过他,转头在脖子上的腺体舔了舔,心满意足地拉着人走了。


休息室的朱先生刻意放慢速度出门,想了想刚刚在那人脖子上看到的景象,莹白的肌肤上印着一个暗色的咬痕,非发情期的腺体只有粉红的颜色。那种味道久久地萦绕在房间里消散不去。


佛手柑,轻淡,纤巧,清朗,阳光,有花香,有果味,配这个师弟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不过,某位师兄脾气上来了,这辣椒的味道还真是烈,刚刚憋着不敢出声的人,终于把那个喷嚏打出来了。

end

-----------------------

你们随意,朱先生我就先带走了。

国家应该禁止亚文叫“宝贝儿”,真的。





评论(9)
热度(111)

© 夜儿开始留小辫儿 | Powered by LOFTER